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教授韩毓海:文艺工作要更加深入基层,为人民写作 2019-03-20
  • 【脱贫路上】衣比·衣明: 小庭院里巧增收 2019-01-13
  • [雷人]蠢货!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,关联的资源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,咱的在北上广深,你的在边远山区,你干么? 2019-01-13
  • 28犯规+6黄!亚冠中超德比遭吐槽 网友:中甲都不如 2018-12-01
  • 掌握新思想 开拓新实践——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系列述评之二 2018-12-01
  •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孽爱之邂逅鱼

    第七十七章:交代影子

    重生孽爱之邂逅鱼 夏四月i 2239 2019-03-15 01:18:42

      在天婭岛,这是欧家花了重金,动员重要的关系所买下来的一所春暖花开的岛屿。

      天婭岛,是供欧老爷子修养身心的避嫌之地。

      其实关于,欧家的私人岛屿还有很多,只是被公布于世的不多而已。

      在欧家巨大的城堡庄园中,欧源抚摸着旁边的骏马,只见这匹马一身金毛,毛发在阳光中发光发亮,如绸缎般如丝如滑,漂亮极了。

      欧源满意的对着旁边管事的人员说道:

      “不愧是阿哈尔捷金马,光是看着就令人感到兴奋?!?。

      对方低头回答:

      “欧少爷,能够满意就好?!?。

      欧源哈哈大笑,脚用力地一踏,快如闪电的骑了马背,两耳边的风徐徐飞来,嘴角勾勒出了畅爽欢快的弧度。

      双腿夹紧马肚,大声呼呵一声:“嗬!”。马在草地上飞快地奔腾,长鬃飞扬,实在是刺激而又痛快淋漓。

      大厅外,欧老爷子的养子,欧励远正步走向他的视线:

      “父亲,这是您让我调查的关于欧源在B城所作所为?!?。

      欧老爷子头也不抬,视线只看着手中的书,这本书很厚,用深棕色羊毛皮制皮包裹着:

      “K国总统选举大会现在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。

      欧励远倒是不骄不傲的回答道:

      “一切都在您的计划中?!?。

      “那么,我先告辞了!”。

      欧励远低头表示回应,步伐却还没有迈动。

      欧老爷子,将书搁在旁边书柜上,站起身来,挥手回应:

      “去吧!”。

      看着欧励远的离开,欧老爷子拿起手机拨通了通话。

      两小时后,欧源在欧老爷子的温泉谷里找到了他:

      “爷爷,你找我?”。

      老爷子身边陪伴着几位伺候他按摩的女人,她们穿着低领白衬衫,为欧老爷子进行全方面的按摩,而欧老爷子则是躺在温泉旁边的按摩床上,赤裸着上身:

      “你在B城做得那些荒唐事,别以为可以瞒得过老头子我!”。

      欧源佯装轻松的回答道:

      “??!这些事都是小事,哪里用得着您费心??!”。

      欧来欧老爷子可那么好搪塞,直接厉声呵斥道:

      “听说你养了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替你做了不少的事……接下来的,还需要我来替你交代吗?欧源?不要以为成了我欧鸣的孙子,就可以为所欲为,肆无忌惮了!”。

      欧源这才明白,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,这次把他压在岛上必定是有备而来,他也只能够老老实实的交代出一切了:

      “是,是有那么一个人。他只是我的“影子”,在B城替我做事……”。

      欧老爷子起身裹上浴袍,收手让她们离开:

      “在去年你动用了欧家势力,对B城苏家二公子苏濯进行了一次暗杀,可是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你动手的理由?”。

      欧源一丝不苟的回答道:

      “那件事,却实也不在我的预料之内。去年我还在K国处理帝国集团房地产开发事项,是那个称作影子的男人“陈科”擅作主张利用我的名义发出的时令?!?。

      欧老爷子拿着杯子轻轻地吹了吹水面,继续问下去:

      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雇佣那个影子?他又为什么要擅作主张?”。

      欧源微微眯着眼睛直接坐在了欧老爷子旁边,不客气的接过花茶,一口气喝完:

      “三年了,距离那个家伙跪在我的面前,求我“救他一命”的时间。而他和苏濯确实有着深仇宿怨,这种恨一时间很消平……?!?。

      “陈科,他的本名本就不叫陈科,而是叫做“陈科学”。他的父母是苏氏集团的员工,然而一场意外的工程事故,让他父母双双离世?!?。

      “这场事故,随后的收尾工作苏家那边也处理的不好,对方以两人不是公司正式员工为由,在其补偿方面也是极其苛刻的。更令陈科感到心寒的是,其他受害者也没有勇敢的走出来抵抗争取利益……”。

      欧老爷子倒也耐心的细细听着:

      “那么,那个陈科和你倒是也颇有渊源……那么你为什么要三番二次的绑架鱼家二小姐?”。

      欧源这时候的眼睛突然多了一层灰暗的变化,喃喃碎碎:

      “为什么?是啊,为什么呢?我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在她生命中连过客都不算,我只想让她能够记住我,那哪怕这种记忆是恐惧。有多恐惧,我就有多兴奋……”。

      “为了让她死心,让她知道颜熔宸那小子根本不爱他,我特意让他们为我准备了两杯含有违禁药品的烈酒供颜熔宸选择。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竟然会抢先一步喝下?!?。

      “明明我先认识她的,明明她就是属于我的,凭什么还要让那个小子倒插一脚?!?。

      欧老爷子突然起身打着哈切:

      “小子,记住不要闯祸。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不管,也管不着。但是凡是要有个底线,对于女人想要得到,完全不就是一件小事情嘛!”。

      “那个叫“颜熔宸”的不是你的合作伙伴吗?”。

      欧源也跟着起身,跟在身后:

      “我也没有想到他和鱼诗柔会有交集,甚至交往?!?。

      “爷爷,可以放我我走了吗?您老人家身子硬朗的很,何须让我这在游山玩水,游手好闲呢?”。

      欧老爷子哈哈大笑:

      “我让老嬷子做了你最爱吃的芒果千层蛋糕,一起去尝尝!”。

      夜晚深夜时分,欧源打开多日未曾开机的手机,欧老爷子为了让欧源陪着自己过生辰倒也真的是煞费苦心,想尽一切办法,将他带进这个城堡里,并且将他所有的电子产品一概没收。

      欧老爷子有一个习惯,就是不喜欢用电子产品,而是喜欢纯天然自然的生活,耳根清净。

      欧源拿起手机拨通过去:

      “陈,她现在在哪?怎么样了?”。

      陈科低声回答:

      “她目前已经回国了?!?。

      场景返回到了B城,

      在B城的红灯酒绿中,陈科已经脱光了上衣,只剩下裤子。

      外面,一个妆容极厚,一看就是风尘女子的妖艳女人,穿着性感紧身包臀旗袍开叉网纱裙,看上去即有情调又诱惑力十足。

      那女人主动的勾上了他的脖子,妖娆的对着他撒娇魅惑:

      “爷儿,已经很没有找人家了??!”。

      “啊呀,人家怪想你的?!?。

      女人的手不安分的抚摸着他坚硬如铁的上身胸肌,声音也跟着酥酥麻麻的。

      陈科也不客气地将手滑在她的腿部,轻柔地抚摸着:

      “想我?那倒是不一定,不过今天让本爷满意,这堆钱就是你的了?!?。

      说完之后,将目光投向床边的一叠厚钞票。

      夜已经漫漫的深了,随着床上的咯吱咯吱巨响,两人交缠在床上。

      女人的娇喘声,男人的喘息声,这个夜晚也好不灵动。

      也还未亮,男人已经离开,只剩下女人几乎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休息。

      半夜,陈科开着黑色轿车,顺着路线开往B城,在公寓门口,他见到了,许久不见的那个女人。

      女人用身体拦住了他的车,他微微皱眉,跳下车:

      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。

      女人用着倔强如牛的目光狠狠的盯着他:

      “我只是想要知道为什么?”。

      陈科刻薄的脸上露出冷笑:

      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爱你了?”。

      “你不认为这个问题非常的可笑吗?”。

      女人依旧是不依不饶的追问:

      “明明就是,明明我们还是那么的恩爱,为什么会突然这样。你告诉我!”。

      陈科从她的身边擦肩而过:

      “像我这样的人,根本不可能会爱上任何人?!?。

      “我已经警告你,不要再尝试接近我,不然我会让你后悔,什么叫生不如死?!?。

      “你一定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吧?生活在黑夜里,做着非人的勾当,犹如鼠蚁般苟且偷生,只是为了活着?!?。

      “明知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哪里,你的性命很有可能随时被抛弃??赡闳慈匀槐匦胱鲎耪庑┝钊硕裥淖髋坏氖虑?,只是为了活着?!?。

      “为了活着,抛弃你曾认识的人,抛弃你曾在乎过的人,泯灭掉那最后的人性?!?。

      “伊红豆,你可以走了?!?。

      伊红豆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他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她还是想要接近这个男人,哪怕知道他只是为了泄欲或者利用:

      “如果你想要我走,我马上就会离开?!?。

      “你能够和我,说这些我已经很开心了……”。

      伊红豆低着头,骑着。摩托车扬长离开,她盯着自己的腹部,那里穿来一阵阵的绞痛些疼痛。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,看来她谁也不能够说了。

      因为她已经清楚了他的心意,夜晚的风很凉,泪水止不住的流淌。

      陈科目无表情的走进公寓,他打开暗室的门。里面保存着许许多多,密密麻麻的照片。

      那里面,有着他最憎恨的一个人。

      躺在床上,回忆开始回放:

      那是去年的这时候,在都城街道里,陈科派人将苏濯引入全套内,并假借“主人欧源的名义”带了一批死侍暗杀苏濯。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能够杀了他,无论后果多么严重,他都甘愿承担。

      只是,他一点儿也没有想到,她会出现在都城黑巷子口。

      鱼诗柔的出现,让他一时之间慌了神,不知为何,看见她娇小芙蓉的模样。

      让他一时间竟然大意麻痹了几分,当转身再去寻找苏濯的踪迹,已经太晚了。

      这件事,没有能够隐瞒多久,欧源的惩罚让陈科现在想来也会寒意悚然。

      那天夜里,欧源派人将陈科捉拿,欧源高高在上的坐在沙椅上,居高临下的抓着他的下颚,笑的阴森:

      “我说,你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“影子”,而“影子”的意义只是一个廉价的替代品而已?!?。

      陈科当然知道,欧源之所以在那时候救了自己,改变他的容貌甚至于他的身形,为的只是,做他的“打手”,他的“奴隶”,他的“替罪羊”。

      在陈科面前的玻璃室内,里面是个冷藏室,哪里的温度足以可以将人冻成冰块,欧源抓着他的领子眼神漠然阴冷:

      “若哪一天,你再被发现擅自做主,那等待你的就不是冷藏,而是一块坟地了?!?。

      陈科就那样像垃圾一样被扔了进去,他甚至在想如果不是他运气好,是不是就那样死在里面了呢?但是转眼又想,欧源不会让他轻易死掉,这只是惩罚。

      陈科当然知道,在欧源的法则里,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背叛,也不允许任何人越轨于他的原则,更不能有属于自己活生生的思想。

      或许,正因为他是欧源的“影子”,他的替代品,他也能够明白,为什么欧源要一次又一次的以“假面”身份接近鱼诗柔。

      因为他的爱是可怕的,他不单单只是想要占有她,更是想要在她心里产生无法摆脱的慑惧,骨寒毛竖的恐惧感,他享受那种猫和老鼠的追逐感,又享受着在她面前伪装成温雅亲和的儒雅男子。

      这种两面性的存在,填满了他内心深处无止境的贪婪空洞和阴险卑鄙。

      最令人发指的是,身为“影子”的他,不断地神往着他的权威,随着他对他进行的训化,他们似乎在某一方面成为了一体。

    夏四月i

    ?小编有话要说?:   【?影子??的用处:   作为影子,他没有属于自己的真正身份,用于做所有危险和最坏的事情,他的最大用处就是替身和替罪,甚至替死?!?/p>

    目录
    目录
    设置
    设置
    书架
    加入书架
    书页
    返回书页
    评论
    评论
    指南
  • 【学习时刻】北大教授韩毓海:文艺工作要更加深入基层,为人民写作 2019-03-20
  • 【脱贫路上】衣比·衣明: 小庭院里巧增收 2019-01-13
  • [雷人]蠢货!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,关联的资源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,咱的在北上广深,你的在边远山区,你干么? 2019-01-13
  • 28犯规+6黄!亚冠中超德比遭吐槽 网友:中甲都不如 2018-12-01
  • 掌握新思想 开拓新实践——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系列述评之二 2018-12-01